位置: 主页 > 红财神报新图2019年 >

“看见”他所书写的作家

时间:70-01-01 08:00 来源:

  [ 在夏志清的大量著述中,最有影响力的是《中国现代小说史》。此书中,他几乎是在文学史意义上重新发掘和重新评价了钱锺书和张爱玲。 ]

  [ 复旦大学教授郜元宝认为,夏志清“是用文学批评的眼光来写文学史,这里面有他自己的眼光和价值取向。他作为当时文坛的亲历者和在场者的经验是非常难得的”。 ]

  若论文学史家夏志清在中国的影响力,从其逝世后爆炸式发布的微博、微信中可见一斑。稍后,其生前任教的哥伦比亚大学东亚语言文化系发出讣告,写道:“他以一己之力在美国和英语世界开创了中国现代文学研究领域……”而“西方汉学界研究中国现代文学的先行者和权威”,则是国内舆论对他的普遍评价。

  在夏志清的大量著述中,最有影响力的是《中国现代小说史》。此书几乎重新确立了钱锺书、张爱玲、张天翼等非左翼作家在文学史上的地位。在他的书写中,张爱玲被给予与鲁迅几乎相同的地位认定,被称为“今日中国最优秀最重要的作家”。

  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郜元宝是中国现代文学史、当代文学评论以及鲁迅研究等领域的专家。在接受《第一财经日报》采访时,他认为,夏志清的研究,“不光是对两位作家的发现,还有对中国现代文学的系统研究方式,对鲁迅以及其他很多作家的评价与当时中国研究者都有很大的不同。”因而,当这本书于上世纪70年代在香港出版而辐射内地之时,几乎振聋发聩。

  “同行一般都承认,上世纪80年代之后,中国文学史研究者深受夏志清影响,波及读者与创作者。”在郜元宝看来,这种影响主要来源于上世纪80年代中国文学本身的巨大转向,当这种激流与海外文学史研究相遇,就迸发出强大的辐射力。

  郜元宝:最为突出的影响是:他几乎是在文学史意义上重新发掘和重新评价了钱锺书和张爱玲。同行一般都承认,尤其上世纪80年代前后,中国现代文学史学者深受夏志清的影响,广大的读者和创作者也波及到了。

  日报:很多人说,夏志清推高了张爱玲在文学史上的地位。假设没有夏志清的这项研究,钱锺书与张爱玲两位作家会不会得到中国如此广泛的认同?

  他们当时的影响力都很大,只是因为,1949年以后的中国文学史是按照的新民族主义论写下来的,遵循的是两种文学路线斗争的脉络,所以这些作家写不进去。夏志清早在1961年就发表了迥异于我们当时研究的成果,对我们是振聋发聩的。

  但是,如果中国文学界没有改变,有夏志清这样的外部书写也没有用。关键是,新时期以来,我们的文学创作与研究都发生了很大改变。我想这是两条线索碰到一块儿去了,一方面是夏志清的著作被引入国内;另一方面,国内的文学研究也面临着改变。

  因而,我不认为是夏志清一个人的书改变了中国文学研究。但可以肯定,夏志清起到了很大的启发作用。作为一个在美国研究中国文学史的专家,他那么早就写了令我们感到很惊讶又惭愧的现代文学研究。他的研究不光是对两位作家的发现,还有对中国现代文学的系统研究方式,对鲁迅以及其他很多作家的评价与当时中国研究者都有很大的不同。这当然是一种很强的刺激。

  郜元宝:中国文学这个学科虽然建立在上世纪50年代,但它真正复活、全面发展是上世纪80年代以后了。当时,夏志清的书还未在内地出版,但我们很多人都已经能够看到。

  对于以左翼中国文学史作为红线来贯穿整个中国现代文学史,夏志清是不同意的。他认为应该是多条线索,也包括从鲁迅到丁玲。但他对鲁迅、茅盾这些左翼作家有所贬低,虽然他也努力发掘他们的天才之处。这是框架的改变。

  第二,他在鲁迅、郭沫若、茅盾、巴金、老舍、曹禺之外发掘了张天翼、钱锺书、张爱玲,还有端木蕻良。那些右翼的、自由主义的、通俗的作家也提到了文学史的平台之上。比如,他给予张爱玲与鲁迅同等的地位。在当时,当然是醒目的。

  我认为,这里面还有政治立场的关系。他当时做这项研究获得的是美国洛克菲勒基金会的赞助,是在美国统一的意识形态下研究,作为美国的中国学的一部分。但我要指出:虽然他受到了美国意识形态和价值观的影响,但依然明确地表示了自己的观点。

  郜元宝:他上世纪40年代离开中国时,带走的记忆是非常鲜明的。他与钱钟书、张爱玲是同时代的作家,他的写作也正是为他们正名。他是用文学批评的眼光来写文学史,这里面有他自己的眼光和价值取向。他作为当时文坛的亲历者和在场者的经验是非常难得的。当时中国有很多人拥有这种在场性,只是一直被压抑着。度过了漫长的几十年,上世纪80年代,存有这样记忆的人所剩无几。到中青年学者崛起,采取的通常是仰望的视角。

  实际上,夏志清把上世纪40年代他在文学现场的感受写成了上世纪60年代的这本书,这就有自己的好恶在里面。将文学批评和文学史截然分开的写法也是一种类型,但是,文学史包括文学批评的经验。很多经典的文学批评其实就是文学史的基石。如果完全是隔代修史,尤其是文学史的隔代修史,这个类型当然有其好处,但无法代替批评型的文学史。

  批评同样很珍贵,他有同时代人的印迹在其中。他的文学史是建立在作家研究上的,不像我们有些文学史,看不见作家,事先形成一个既定的框架,再去收集资料和叙述。所以文学史家作为一个读者和批评家对于作家的第一印象,很重要,也是夏志清的长处。

  郜元宝:我们自己对左翼文学的框架的认识和反省还不全面,这导致当时我们批评夏志清的反左翼框架的时候,力量也不够。我觉得非常重要的一场批评是当时的捷克作家普实克与他的对话。普实克认为夏志清没有看懂鲁迅和赵树理。有两个方面:他没有读懂鲁迅作为一个作家的特点,夏志清认为,鲁迅的立场太鲜明了。但普实克认为,鲁迅的天才正在于他的坚定和鲜明,他寥寥几笔就能写出自己的立场。对于赵树理,普实克认为夏志清的研究脱离了当时中国文学的历史环境。我认为,这两点都打中了夏志清的要害,是高水平的。

  夏志清之后,中国的现代文学史研究虽然受到他的某些启发,但国内的研究有自己的脉络。这个学科一点点进步都是在国内意识形态、政治、经济、文学的一步步影响下推进的。文学史研究就好像一条河流,有她自己的流向与河床,是不太可能因为一本著作、一个人的外部书写而一下子改变的。

热门文章
最新文章
Copyright © 2002-2011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
开奖结果| 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开奖记录| 独家正版福利传真新料b| 开奖结果今期开奖结| 香港天机神算心水论坛| 红姐图库彩图话中有意| 小鱼儿正解正版跑狗图| 香港神算子高手论坛| 六合开奖查询网站| 公牛网一句能解特玄机诗|